揪心戏一齣接一齣 谁能提供真正幸福的解答?

2020-07-12 3423

私以为爱情都是揪心戏,自己是剧中的主角(或配角),只不过没有导演指挥摄影机拍下给观众看。我很庆幸自己只演过几场。头几场很短,皆不到一个月,与男主角同台时间合计没超过24小时(每週约会一次,每次2-3个小时)。而最后一场演得最久,直到现在。

越见迷惘的现代爱情观
收到校园出版社新书《神啊!说好的那个人呢?》,正好电视剧《徵婚启事》上演第20最后一集。后者描述一位出版社女总编的故事。她漂亮又有才华,其男友是婚姻交友的两性作家。他们俩携手合作《爱情宝典》书系带给读者无限感动与回响,畅销大卖,两人的事业攀上高峰。但可笑的是真实情况两人交往九年、甚至同居过着夫妻般的生活,却不懂甚幺是爱情。

她的男友绯闻不断,最后与一位助理编辑奉子结婚。原本她为男友量身企划关于网路徵婚的新书,因其离开,她只好接下这个棒子。在面对形形色色百位徵婚者,聆听着每个人对爱情和婚姻下的定义之后,她更加迷惘,在书即将付印之际,她宣布要终止出版,长期在外的神祕社长此时突然出现。

她诚实地向社长报告为何不能出版这本书,「现代人为什幺要结婚?越做到后面我越不了解,人为什幺需要婚姻?」

社长告诉她,「会不会妳的不明白,就是对现代人的爱情婚姻处境最贴切的描述?」就这样成功地说服她出版此书。

真实婚姻爱情生活化为分享
观众们观赏本齣电视剧大都是在看隋棠饰演的女总编与新加坡大企业家伦哲明、阳光型男何仲文的三角爱情,较少人警觉到这戏点出真实世界的问题:婚姻爱情书籍的作家很多是婚姻爱情的失败者。他们并不了解婚姻爱情,却可以写出一句又一句璀璨浪漫的经典句。

既然了解这箇中道理,我认为在选择婚姻交友书籍时,得要慎重,最好设法了解作家本人是否把婚姻交友书籍当作写爱情小说。而《神啊 说好的那个人呢?》一书作者朱惠慈的爱情和婚姻生活是令人羡慕的,是可以被读者检视的。

他们夫妇是校园团契的传道同工,开放家庭三十多年,有些原生家庭破裂学生在他们的家庭看见原来家可以是天堂的缩影;有些婚姻却步的学生在他们的身上看到原来相爱的两人是可以拥有幸福的婚姻。不是说他们夫妻间没有意见不合、从来都不争吵,而是她让大家看见在这名利成就挂帅、家人关係疏离的社会下,上帝让他们看重爱情、婚姻以及亲子,并以圣经的智慧为师,他们谦卑的经营。

她的很多夫妻相处小秘诀是来自生活经验,而非坐在书桌前幻想出来。因此,朱惠慈不断受邀到各地分享婚姻爱情的两性议题。我曾听过三、四次,就觉得她应该要出书,因其实际可行的建议很多。但无奈的是根本来不及记录,常有左耳进、右耳出的遗憾。没想到她因罹患严重的癌症,不得不停下来休息,深居简出,而上帝把写书的意念与能力放在她裏头,于是才有此书。

陈述两性受造不同
《神啊!说好的那个人呢?》虽然说是为高中与大学的基督徒学生而写,但我觉得社青或中老年人也该阅读。因为书内诸多高中与大学恋爱实例,作者和两位传道同工以慧、宇欣携手将创造神学的观念,深入浅出植入在「自我预备」、「暧昧」、「交往」、「分手」等一个个议题里。诸多观念夫妻也可以继续学习或反省。

好比,第三章〈有肩膀的男子汉〉与第四章〈温柔的自信〉说明两性受造的不同。因为我是女人,无法十分确认男性受造是否跟坚持理想、承担责任、冒险犯难之类有关。但我可以作证女性部份写的没错,我最大的需要的确是「被爱和被在乎」。

作者提到当她卅几岁感到压力大时,就会做两种恶梦。一种是梦到考试,一种是梦到没人追,醒来转身看见自己早有个好老公。我看到这段,便跟躺在旁边的老公说,「我也会做这两种梦,但我不是梦到没人追,我是梦到仍被其他好男人追。但我遗憾地向对方婉拒表示,我已经结婚了。」

我老公听了的反应是,「老婆,强强强!你赢了。」我就满肚子怒火上来说,「我要的不是这种答案!」

老公嚅嗫地问,「那妳要哪一种答案?」

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唯恐他漏掉哪个重要字没听到,「我要的答案是,『老婆,原来妳连潜意识都这幺爱我,我很感动。我从今以后会更加爱妳的』」

甚幺赢了?输了?还真是男性的战斗输赢模式。我要的是「被爱和被在乎」。我会做这种梦,一定就是感觉不到老公爱我,所以梦中才会冒出其他的男人来追我。老公已经答应我要拜读这本书的第四章,好学习如何以女人喜欢的方式来爱我。

唯有上帝的爱才能填补
然而,没有爱情就不是揪心戏了吗?单身、没有爱情的戏码其实更长。我们大学时代流行这句话,「大一娇、大二俏、大三拉紧报、大四没人要。」準备毕业的男女学生尤其会感到阵阵秋凉的孤寂寒意。即使立志不要谈恋爱,心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被旁人甜蜜放闪给劈到,那种孤单的感觉好像站在厨房里切着大颗的洋葱。

我喜欢书中第一章〈好想谈恋爱?〉与第二章〈建立亲密感〉指出每个人都有亲密感的需要,这是上帝的设计。然而亲密感要获得满足,我们过来人都可以作证再怎样完美的另一半都无法填补,反之亦然。唯有上帝的爱才能填补。

人类没有上帝或不承认有上帝,自然难理解造物初衷,于是只好各自诠释着自己认定的爱情与婚姻,如电视剧《徵婚启事》最终只能陈列一百个现代人的爱情婚姻观,上演着一部又一部的揪心戏,无法提供真正幸福的解答。

朱惠慈抛出一个结语:爱情议题并不只是「喜欢怎幺样的人」而已,更本质的问题是「你对人生有怎样的憧憬」?实在是富有人生力道、很有深度的一句话。这句是整本书的钥匙。我想高中与大学生懂的人应该不多。但慢慢深读这本书,或许会懂。

书 名:《神啊!说好的那个人呢?》(Dear God, Where Is the Love You Promised Me?)
作 者:朱惠慈
出版社:校园书房出版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