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光影写作的诗人

2020-06-17 4469

以光影写作的诗人

谈到老朋友,就不能不提侯孝贤,两人的缘份从三十多年前开始,一合作就不曾停下。李屏宾回忆两人合作之初,为了了解侯导想要的画面感,曾要求他多介入一些摄影,但侯导却从未插手太多,给予他很大的空间,「当然压力也大,他每次都拍不同类型的故事,我也想提昇自己的影像,他也是挑剔的人。」

几年前,当李屏宾得知侯导将筹拍《聂隐娘》时,提议以傅抱石的国画来比喻影像感,将人缩小,拍出大地狂野的沧茫感,以异于其他的武侠片,果不其然,《聂隐娘》的画面艺术性获得大众极高的评价。大多时候,侯孝贤都让李屏宾自己决定影像的呈现方式,但两人难免也有意见出入的时候,像是拍摄《海上花》时,侯导表示想拍出油画感,李屏宾试图以自己的经验去呈现,拍摄后,以追求写实感着称的侯孝贤认为李屏宾将画面拍得太美,李屏宾于是在现场将灯关上,「你看,真正的写实,是烛光,是鬼魅的光影,和油画感是有出入的。」李屏宾认为, 最动人的就是写实的光摄,光是美却不写实不能打动人心。「我尊重导演,我为他服务,我们不断地互相影响彼此」,经过沟通后,从此由李屏宾经手的侯孝贤作品,也诞生了一个「华丽写实」的新词。

以光影写作的诗人

没有退路比较好

每一部电影,李屏宾都尝试以不同的颜色拍摄,这是他挑战自己的方式。在法国拍摄《印象雷诺瓦》时,有个镜头是从长廊暗处走向海天一线,使用移动摄影机拍摄,要跟 7 到 8 个光圈,助理认为不可能,因为全世界都不曾有人这样跟过,李屏宾就自己来,拍完后,剧组紧张地打去沖印厂确认底片有没有问题,自此之后这些法国人们不曾再对他提出质疑。

除了对自己的挑战外,身为一位摄影师也必须随时迎接大环境的改变。「我喜欢临时进来的阳光,在画面中会更生动。」拍摄《聂隐娘》时,原本设定以升降机随着演员移动,在经过多次的训练后,拍摄前李屏宾临时将它改掉,让现场十八位相关工作人员慌了手脚。他留最少的后期给自己,让所有的东西都在现场完成,「没有退路比较好」。为了追求真实感,李屏宾选择拥抱风险,放手一搏。

当年拍摄《红气球》时,有一场女主角茱丽叶・毕诺许的哭戏,同时在画面外有位钢琴调音师正在调音,当时强烈的音符吸引了李屏宾的注意,于是他退到钢琴附近,拍摄调音师的手,而此时女主角的情绪正浓,却在画面之外。拍完之后,侯孝贤说 ok,但李屏宾自己却被吓出一身冷汗,因为若是导演觉得他放错重点而要重拍的话,他将对演员非常抱歉。「电影迷人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困难,如果你知道一个方法可以让画面很好,但重複使用就有点无趣了。 即使很好,也要换个不好的方式,看是不是还能拍得很好。」李屏宾直言,这样的尝试虽然可能失败,但却让他工作起来更有动力。

迥异却又共通的镜头语言

「先不要说 no,先试试看。每次都会有不同的体会。」这是李屏宾的处世哲学,即使面对初出茅庐的导演提出较为稚嫩的想法,他都认为结果是值得期待的。日前刚结束一部法国片的拍摄,整个剧组中只有他一位台湾人,在拍摄的建筑中,他选择完全採用室内打灯,第一天剧组觉得不可行,到了第二天,大家则纷纷靠过来,觉得有趣。

经常在各国之间移动的李屏宾,早已习惯与来自世界各国的电影人接触,他发现其中迥异却又共通的镜头语言,他将自己对于一草一木的细腻观察,以颜色美学结合不同国家文化,他就像是一位亲善大使,以光影写下来自东方的诗篇。

以光影写作的诗人

延伸阅读:

从演员背影的抽动就让人心痛:为何说《百日告别》,值得一座金马?

预测「金马 52」演员五大奖:幸运选对了角色,再有演技才是实力

9 大魔术数字解密金马 52,《聂隐娘》荣登二位数提名最大赢家!

(全文由 inCULTURE 品味生活网  授权刊载,Facebook 粉丝专页 ,原文标题:《以光影写下的东方诗篇,李屏宾》;禁止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