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少年,与我们不逃避的世界——杨翠、陈嘉行对话录

2020-07-24 6012

民主是台湾社会的百年追求,不管是宿命或者是机遇,一代代的台湾人心手相连,传承记忆、勇气与希望,也成为了面对强权威胁的坚实后盾。作为杨逵的孙女,杨翠从目睹多少风云人物走踏东海花园,终至勇敢接下重担,承担台湾转型正义的重要任务;相反地,原本在萤光幕上唱唱跳跳、耽溺于花花世界小确幸的焦糖——陈嘉行,却意外地从《永不放弃:杨逵的抵抗、劳动与写作》这本书开始,踏上思辨、倡议的公共领域。

玫瑰、少年,与我们不逃避的世界——杨翠、陈嘉行对话录

然而在这个中国因素大举入侵,保守思维集结反扑的当下,这一朵压不扁的玫瑰,与这一位意外踏出萤光幕的少年,究竟是用什幺各自绽放的姿态,勇敢迎向他们未曾逃避过的世界呢?

杨翠:台湾需要你的时候,你只能义无反顾

对于杨翠来说,荒山颓野的东海花园是这一切的起点。作为唯一与阿公杨逵同住的孙女,左翼老人与花样少女之间在生活上有许多的冲突,却也让她见证台湾民主运动发展中许许多多的行动者,看见一个行动美学的年代。玫瑰、少年,与我们不逃避的世界——杨翠、陈嘉行对话录

「如果去年我没有接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的工作的话,我最想完成的是《东海花园留言本》这本书,里面大约会有三、四十位当时常常来找杨逵的、跨世代、不同性别、左右统独的人,像黄信介、康宁祥、陈映真、王拓等,还有后来跑到中国的黄顺兴、刚从哈佛回来,倡言新女性主义的吕秀莲。」

「所以说,我为什幺是幸运的,因为我不只见证了一个时代,还见证了那个时代的行动者。」于是,这个在自己口中比较伤春悲秋、感性浪漫的「琼瑶少女」,终究在生命成长的土壤中,找到应该选择的道路。

「去年我才刚刚送出我的升等论文,有没有可能因此影响审查结果?」对于接任促转会委员,杨翠不讳言自己也曾经有所顾虑,但是,她对自己说:「当你在这个时间点上,你必须做选择。因为你作为一个时代的见证者,当你自己有一天也能够和那些前辈一样成为行动者的时候,你没有退路,不能逃避。台湾需要你的时候,你只能义无反顾,因为这就是我们无法逃避的世界。」

陈嘉行:用阅读找回自己的发言权

陈嘉行之所以踏入公共领域,与杨翠、杨逵也有一段奇妙的连结。「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原本以为是粉丝寄礼物给我。打开一看,发现是《永不放弃:杨「牧」的抵抗、劳动与写作》,当时我甚至连『逵』这个字也不会唸。等读完以后,才大吃一惊。原来杨逵跟我一样都是台中人,而台湾原来是有历史的。」玫瑰、少年,与我们不逃避的世界——杨翠、陈嘉行对话录

另一方面,陈嘉行也因为支持婚姻平权的关係,开始踏入社会运动。「演艺圈里面不需要理解这些,台湾历史、社会议题等都得不到娱乐圈浅碟文化的关注。」他还提到:有一次在中天电视台的节目,本来想介绍朱宥勋的《学校不敢教的小说》,但是製作单位却以「节目上不能聊政治」这个理由,否定了这个提议。

「娱乐圈基本上还是被国民党『控制』,加上之前高度往中国倾斜,受到中国因素影响,更让整个娱乐圈越来越看中国脸色,台湾艺人越来越不敢发言。」

对于自己近来越来越活跃的状态,陈嘉行也戏称:「我敢讲话是因为娱乐圈不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以前我也不红,直到透过阅读、讨论公共事务,才开始被媒体主动追逐、报导,成为所谓的『网红』,找回我自己的发言权。」

杨翠:有连要资料都如此困难的东厂吗?

在介绍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的工作之前,杨翠说了一段「笑话」:「四十岁以前我是杨逵的孙女,四十岁以后变成魏扬的妈妈,但是我是杨翠。」意外成为委员,又突然接下促转会代理主委的重任,杨翠对于台湾「转型正义」的脉络与内涵,有着相当深刻的体会。

台湾转型正义的起步太晚,虽然我们常常强调「宁静革命」、「和平转型」,但是民主来得太过容易,也会让大家太快地忘记威权的可怕,甚至把民主当成是国民党给我们的恩惠。

转型正义不是台湾的特例,全世界有八十几个国家都在进行,让威权时期大规模滥权、伤害人权的事情可以被清理、处理、面对,然后才能面对未来。

「转型正义的要素,是调查咎责、了解真相、补偿赔偿、谘商和解。」杨翠说:「达成和解的重要前提是加害者必须诚实,必须揭露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们现在连索取资料都遇到很大的困难。之前向行政机关徵集资料,第一波到第五波有1.5万件,第六波则还有13万件,整个转型正义的真相调查工作,以档案的数量来看,才刚刚要开始。」

「我受的是历史学的训练,历史失忆症是台湾社会目前存在的、最大的问题,很容易被偷换概念,变成蓝绿统独恶斗。」对于自己近来被网友形容成「充满仇恨的女人」,杨翠说她最喜欢的其实是旅行、或者在客厅嗑瓜子、看电视剧。至于将促转会形容为「东厂」的抹黑,她笑说:「有连要资料都如此困难的东厂吗?」

陈嘉行:「我在过去的年代,会被判几年?」

活动最后,杨翠问陈嘉行:为什幺可以在目前这个四处充满恶意、攻击的社会中,保持战斗力?陈嘉行则笑着反问:「当年杨逵只是写了600字的〈和平宣言〉就被关了12年,换做是我的话,会被关几年呢?」

对于如何促进台湾社会对于转型正义的认识?杨翠说:「以前我们说历史,特别是威权统治时期的历史,除了人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文学除了人名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文学有情感、温度与感染力,能够让读者进入那个时代。」

这几年台湾真的开始认真的面对自己的过去,透过各种不同的方式,就能够让伤痛过去,不会永远就是个疮疤。而阅读、对话与讨论,就是杨翠与陈嘉行共同提出的解答。

「日据时代的十种生存法则」,共12集,4/10起于客家电视台等频道播出。

《永不放弃:杨逵的抵抗、劳动与写作》杨翠,2016。

《台湾:从文学看历史》王德威编,2009。

《无语的春天:二二八小说选》许俊雅编,2003。

《伤口的花:二二八诗集》李敏勇,1997。

《等日头:二二八画里的故事》黄于玲,1998。

《吊灯里的巨蟒:中国因素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吴介民、蔡宏政、郑祖邦编,2017。

《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何清涟,2019。

《无声的入侵:中国因素在澳洲》CliveHamilton,2019。

《寻租中国:台商、广东模式与全球资本主义》吴介民,201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