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后百名工程师跳槽中国内幕,美光警戒、调查局彻查

2020-07-08 9516
年后百名工程师跳槽中国内幕,美光警戒、调查局彻查

去年 12 月 12 日,美光高调宣布购併华亚科,成为台湾投资金额最高的外商;农曆年后,却有上百位华亚科工程师集体跳槽中国紫光集团所属的长江存储,和安徽省的合肥长鑫。此时此刻,台湾成了中国半导体业竞相挖角的人才库。

华亚科工程师名单
全遭紫光与合肥长鑫掌握

然而,美光接手华亚科之后,反挖角的警戒也已达风声鹤唳的高点。农曆年后,美光桃园厂区传出,有离职的华亚科前员工「带枪投靠」,携带资料去中国的某记忆体公司,回台湾后立即遭到调查局搜索的传闻。业界并传出,调查局曾进入美光厂区,调查是否有关键技术外洩。

记者向美光求证,美光科技企业行销全球公关总监马克斯(Marc Musgrove)坦言,「我们知道台湾的执法机构正在调查华亚科的资料可能遭到盗用,美光科技正与当局合作,但目前不能提供正在调查的任何讯息。」

一位曾向紫光求职的台湾工程师透露,紫光和合肥长鑫不但握有华亚科工程师名单,而且早已透过电话和微信建立网路,一个一个挖角,「华亚科的离职主管,都知道要挖谁,工程师们也知道想跳槽该向谁报名」。

几个月前,原已跳槽紫光集团的南亚科前营运支援副总经理施能煌,又重新出现在台北的聚会场合,他一次拿出两张名片,一张是他在中国的新身分──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另一张则是他在台湾的身分,写着 J&J Investment Team,没有办公室地址,只有一个联络电话。

紫光集团副总裁叶铭也向本刊证实,「施能煌先生入职紫光集团,担任全球执行副总裁。」一位国外半导体设备大厂高层也透露,施能煌在紫光集团是负责记忆体相关的建厂任务。

这名台湾工程师曾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电话求职,以下是他的第一手告白: 我打到名片上 02-8283×××× 的电话,刚开始是一个女的接电话,我表明要求职后,电话马上就由一个带有台湾国语腔调的中年男人接手。

一张施能煌的名片
一名工程师的求职经历

我只是想知道中国的薪资状况,不想告诉他太多我的个人资料,但他很有兴趣,一直问我,怎幺会知道这支电话。他说,他们在台湾没有办公室,大部分求职者都是打另一支电话,或透过 WeChat(微信)联络。我问他该打哪支电话?他说,问离职的华亚科主管,每个人都知道。

他还积极地向我介绍,合肥长鑫和长江存储的不同,「长江是国家队嘛⋯⋯合肥是地方自己做的。」他说,合肥长鑫徵才比较早,早 3、4 个月,长鑫先徵生产的人,但长江存储还没这幺快,现在还在徵建厂的人,还要再 3、4 个月,才会徵记忆体生产的人。他更透露,合肥长鑫、长江存储第一批都是挖华亚科课长级主管。

我说,「听说都是台湾的薪水乘以 3 」,他说,「也不是这幺简单啦!因为还有税的问题⋯⋯薪资是看哪一种薪资,会有月薪、奖金还有分红也不一定。」但是他也补充说,「高个 2 倍没有问题」,但有没有到 3 倍就还要再谈谈看。

一面谈,他一面追问我的名字,想掂掂我的斤两。「做什幺的?蚀刻,还是黄光、扩散、还是薄膜(指半导体製程)?」他还透露,已经有 6、70 名华亚科前员工跳到合肥长鑫,「过年有过去一批」,他说,「想知道行情,你去问前主管就知道了。」

至于长江存储有多少台湾工程师?他说,都是建厂所需的高阶干部而已,因为建厂不用那幺多人,目前约有 2、30 个人,生产的人还没开始找,所以薪资没办法定,计画也还没出来。

台湾薪资结构完全掌握
长江存储否认在台抢人

他还提醒我,华亚科后来保密规定得很严格,通讯上要小心,不能用公司给的电话。他轻鬆地说,也不必太害怕,只要用个人的 e-mail 就没事了。

我问他接下来怎幺谈,他说,电话或 WeChat 只是初步的过滤而已,还有一些状况要了解,包括一些要合乎法规的动作,因为有些人离开还有一些动作,这会有些问题。就是要合法就对了!至于评鉴的方法,他说,华亚科内部的干部都认识啊!所以通常我会请他们的主管(指离职的华亚科主管)先评鉴一下,做初步的筛选。

他对华亚科的薪资结构了若指掌,还说华亚科被美光併后有新制与旧制的年资的制度调整,今年又调一次,结果这样反而变成要离职者的诱因!他补充说,最近美光大动作的调薪应该是按照旧的去调,是 15 个月变成 14 个月,有一些高阶的主管有做策略性的调薪,目的是要留人;一方面是补偿,因为华亚科将来比较没有机会有员工认股权,主要是补偿这部分。他还强调,之前华亚科每一级的薪资都很保密的,当然愈高阶会调愈多。显然对美光接手后的状况也高度掌握。

我再问他,接下来该怎幺谈?他说一般都不用电话谈薪资,因为讲不清楚。真正要的时候,都是用微信或 e-mail 寄送书面的东西。他还说,他们会在台湾面谈,但他们在台湾没有办公室,要很确定意愿,单位确定要人的时候才会面谈。他还补充,阶级高的可能就要到中国去面试。中低阶就不一定,策略还没有定,显见整个过程高度保密。

他还提醒我,合肥长鑫现在去了一些韩国人,台湾人去会吃亏,看起来,长江存储不只要和美光斗法,还得和合肥长鑫抢人。

这位工程师将求职细节描述的很清楚,也和美光、南亚科工程师间流传的说法完全一致。记者向紫光集团副总裁叶铭求证,他表示,「不是事实」,对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在台湾挖人的内容完全否认。但本刊记者同样拨打名片上的电话,与接电话的人确认身分,证实就是施能煌本人。

当记者询问施能煌是否有在台湾徵才或主管,他先予以否认,回应「台湾本来就没有主流记忆体的设计人才或主管,这类人才都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台湾只有如晶豪科、钰创等才有利基型记忆体的设计人才。」再进一步追问,是否会在台湾找製程生产的人才?这时,他却又回应,「应该不大会了,去年已经找过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