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2020-06-14 2849
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黄国忠(曾宪宗摄)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烧製準备——把玻璃原料放入炉中烧,加热熔为小球后,就可拿出来一边吹一边用钳子设计造型,一切都要靠时间和温度掌握。(曾宪宗摄)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精美成品——黄国忠说,香港人玻璃火工发展快,火工可烧出美丽的银河星球、串饰和雕塑等。他今年计划回收别致的玻璃瓶创作,一来环保,二来可以火工製作美丽杯子。(曾宪宗摄)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自製熔炉——这个玻璃熔炉是黄国忠设计的第三代,炉的温度达到1200℃。(曾宪宗摄)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静默艺术——国忠说从小喜欢闯蕩,闯出自己醉心的东西。在他热爱的默剧剧场,他尝试自己製作面具。(受访者提供)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与火同行推动烧製艺术 黄国忠吹出玻璃银河

无论作为艺术或日用品,玻璃从来都是这幺美丽!一缕缭绕的轻烟锁在「银河」玻璃珠裏,一片烧焦的玻璃粉熔在金属或衣服上,烧出黑与黄这些如同来自外星的颜色,还有结合雕塑和铸造,实在有太多可能性。

香港的玻璃艺术家黄国忠,正在製造令人惊讶的玻璃与火的创作,即将推出中港两地第一部流动玻璃熔炉,可以推着上街示範烧製玻璃。他与火同行,最迷人的除了是剔透玲珑变化万千的玻璃,也是他那份解决问题千锤百炼的火候。

有一种玻璃作品叫银河玻璃珠,也叫银河星球,可以小如吊饰,内裏那云雾缭绕的牛奶路,来自一缕银色的轻烟。烟不是一溜就消失吗,怎幺能锁在玻璃球内?银河创作理念原来历史悠久,来自意大利的工艺。环顾黄国忠在石硖尾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的工作室,除了各种玻璃珠,也有各种形状吹得标致的玻璃樽,以及雕塑和铸造、吹製和火工製作的玻璃作品,好像银河星球旁边就是日本工艺的通透花辫玻璃珠。工作室还有许多台火枪工作枱,都是他一手一脚设计的。隔壁另一空间,就是他自家设计的香港製造「玻璃熔炉」。

吹玻璃会否也像吹色士风一样难?玻璃火工工艺是否也如唱大戏般难掌握火候?国忠却轻鬆笑说:「吹玻璃不用气的,不难!要学烧製玻璃,初学者大概练习500小时火工,就掌握得好。」

银河星球其实是这样炼成的:「这是银的烟,不用赶急捉着烟,银的烟是很慢的。意大利人发明了一些很通透的玻璃,也发明了把烟吹进去,用火烧银,银会喷烟,走进加热的玻璃后(要掌握火候,若银加热过度,烟就消失),若不停拧这块玻璃,会在玻璃中产生旋转烟雾图案,若把烟一点一点带进玻璃中,就有一条条的图案。」

25年探索自家製熔炉

这玻璃工作室是1993年创立的,走过的是25年探索的路;由没有熔炉,到如今自家製作第三代炉,零变有,艰涩到成熟,今天要他说玩火的故事,他没多提开创的艰苦,却爱说玻璃和火的故事。「最初这种特别通透的玻璃是做高脚杯(酒杯),皇帝用的(约起源自13、14世纪),皇帝为了令高脚杯更奢华,叫工匠把金或银带入玻璃,但银箔烧熔时却不见了,反而留着气体在玻璃表面,再包一层玻璃,就可锁着烟。不过,这样的玻璃不适合饮用,后来就成为装饰品。」

他指着墙上一幅看来像铸铁的作品,是一件婴儿衣服,「这是我学生的作品,是她自己婴孩时穿的BB袍,在衣服上洒上玻璃粉,再用火工做成浮雕的感觉」。墙上另一件吸睛的浮雕作品,记者问起,原来是他的创作,看来像一件出土器皿,小几般大:「是在1毫米厚的铜盘上洒了0.8毫米的玻璃粉,玻璃overburn(大概是燶了),出了这种黑色绿黄色。我也做了一批雕塑,是人形雕塑洒上玻璃粉再烧。」想表达被綑绑的人,他感到人有很多束缚。

廉租工作室予学生推广玻璃文化

这玩火高手说,他在玻璃世界做三件事,一是创作玻璃艺术,二是传承玻璃製作及艺术文化,三是做回收玻璃烧製日用品:「我这工作室也以40元一小时租给学生使用。」这幺多设备每小时只收40元?「不便宜没人来呀!」他笑呵呵说:「想製造一个学生来喝茶交流练习的天地,这样才可以推广玻璃文化。」文化只有日渐积累,不是打造就有。

国忠说他自小比较孤独,爱做手作和艺术,他热爱的东西在三四十年前的香港都是「偏门」。他在中学以后,去了学默剧,还成为全职默剧工作者,1988年他成立了「默寄默剧团」,现在他仍是默寄的艺术总监,人家以为他就这样走下去,他却开闢另一条路:玻璃艺术。「我想我会终生做下去。」他说。「我自小就爱闯,我在家中排第二,有一姊姊,之下全是弟弟,他们有人做会计,有人炒股票,有次我弟弟跟我说『你怎幺可以这样生存过活』?」

他迷醉于玻璃的漂亮,1999年开始常到台湾学习玻璃的火工和铸造,这之前他一直摸索如何拥有自己的小型玻璃熔炉。「在1973年以前,玻璃工艺及日用品全都来自工厂,因为熔炉很大座。直到当年美国开始了玻璃工作室运动(Studio Glass Movement),推出了工作室型熔炉。」那不是在家中也可开展玻璃工作坊?「不可以,说是工作室,但仍然很大座,而且很贵,可能要过百万港元,电压也不合香港。」

今夏首推流动玻璃熔炉

他跑去台湾上课请教老师,熔炉如何设计和製作,老师给他的答案像雾又像花。老师说:「要看!」他没因此放弃,一直是迎难而上,解决问题。他看书找资料,为了製作默剧面具及各种模具,他曾在李惠利工业学院(IVE前身)学习造船工艺,懂得模具製作,2000年初他设计了香港第一部工作室玻璃熔炉。「那时要20万元才做到,现在不断改良,几万元就可,你在我工作室看到的已是第三代。」凭着这些探索,2006年他为浸会大学设计开展玻璃艺术课程的设备,不要小觑这个课程,原来是中港两地第一间大学,同时提供玻璃艺术及烧製设备的课程,今年夏天我城将有新的玻璃熔炉大突破:「应是全中国第一个『流动玻璃熔炉』。」会是什幺样子呢?像机械人R2-D2!「会像一部有轮子的雪柜吧,用以回应美国现在出现的mobile glass studio,可以把studio推到商场门口,推到学校,现场烧玻璃。这是很好的推动玻璃文化的方法。」流动熔炉不用电,是用gas,打开裏头会看到什幺?「有1200℃的火,有一个很大的碗,陶瓷製,就是火头,装着玻璃烧。熔炉外壁厚4吋,用保温棉製造,可隔着1800℃的热度。」

说完自家的熔炉,他又回到玻璃和火的故事去。「我有一个学生,她和丈夫都是中大毕业,很难想像他们不做自己的专业,她跟我学了很多玻璃製作方法,二人选择以玻璃高脚杯创业,杯上的图案很精緻,现在还生了孩子,她的成功说明了玻璃作品有市场,我很开心。」

自1990年代至今,香港的玻璃工作坊不断增加,现有逾30多个,黄国忠说, 以一个城市来说, 算是多的了!香港的玻璃艺术虽然起步迟,但30年过去,火工作品却变得普及,香港人爱玩火,佔玻璃艺术爱好者三分之二,也是个有趣可喜的现象。

■给香港的话

「文化传承需要一群人,需要一种氛围,推动玻璃艺术更需要硬件和软件。开设香港玻璃工作室,是让更多人认识及学习玻璃艺术,从投身创作创业,投入玻璃世界之中!」

■Profile

黄国忠

玻璃艺术家,默剧人、木偶师。80年代先后跟随霍达昭及狄士文锺斯学习默剧,后自学玻璃工艺,并到台湾钻研玻璃作品的火工及铸造,为了摘那天上的星星,他先后学习雕塑、造船工艺、木偶剧,现在正在学figures公仔雕塑。1988年成立「默寄默剧团」,现为该团艺术总监,并传授默剧面具製作,也是默剧老师。1993年创立香港玻璃工作室,现为香港国际艺术玻璃协会主席。20世纪初自家设计製作了香港第一部工作室形式的玻璃熔炉,2007年浸会大学在视觉艺术系开设玻璃艺术课程,背后为浸大设计玻璃製作设备的功臣正是黄国忠。除了玻璃,也是环保艺术家,以不同垃圾升级创作,今年打算回收靓樽,升级製作靓杯。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相关推荐